岳阳在线,岳阳新闻网,岳阳信息网,岳阳信息港,岳阳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岳阳房产 >

原贵州省镇远县县委书记黄保勤落马纪实(图)

时间:2018-01-14 07:0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tdgej.cn
原贵州省镇远县县委书记黄保勤落马纪实(图)


  原镇远县县委书记黄保勤落马纪实

  1

  为圆当官梦,教授去“扶贫”

  黄保勤,1950年出生,1969年初中毕业后通过当兵走出农村,曾先后在总后汽车24团服役,西安政治学院学习,后在总后汽车管理学院、北京军区后勤****学院任教员。

  其间,他通过刻苦努力,获得了大学****。

  1986年,黄保勤转业到贵州民族学院,成了一名大学教员。又经过5年拼搏,黄保勤有了副教授头衔,1996年担任学院干训部学总支副书记。

  17年的军人生涯,10年的耕耘,虽年近半百,倒也衣食无忧。但和那些先富起来的人相比,黄保勤的生活还是有些紧巴。乡下的父母不能不管,哥哥们有点困难还得帮。一家人住在学校分的那套窄窄的房改房里,想买套宽敞的新房却囊中羞涩。

  眼望着他人纷纷致富,黄保勤的心无**宁静。他开始反思,如何尽快走向致富之路。

  纵观上下,横看左右,他悟出了“发财捷径”——做官。

  但怎么才能做官呢?他想到了“镀金**”。于是,他主动向组织部门提出下乡挂职扶贫。

  一个副教授,主动放弃城里舒适的日子到艰苦的地方扶贫,真是难得。组织上立即批准了他的请求,让他到威宁自治县挂职任县委副书记。

  那是1994年3月至1996年1月。媒体曾对此大量报道。

  1996年5月,两年的扶贫挂职生涯结束了。但是黄保勤并没有如愿升官,回到民院后只任了个系主任。

  尽管“壮志未酬”,黄保勤并不死心。他再次向组织提出到艰苦地方去扶贫。

  组织部门再次同意了他的申请,让他到黔东南州黎平县挂职任县委副书记。

  1999年5月,黄保勤第二次走出院校下到基层,再次成了轰动**的新闻人物。媒体再次对黄保勤这种“学者型官员献身新农村建设”的精神进行了报道。

  黄保勤出名了,组织和领导开始对他刮目相看。按规定,挂职期限通常是两年。但黄保勤到黎平仅挂职半年,就调回州里当了州长助理。8个月后便走马上任当上了镇远县委副书记、副县长、代县长,到2001年12月,就正式当上了县委书记。只一年的功夫就完成了一系列的****跨越。

  2

  曝光“血耗子”,牵出贪书记

  就在黄保勤大打政治和经济的翻身仗时,有人开始不断****他了。

  2006年年初,黄保勤已经56岁。按常规,像他这样的年龄,即使给他官升一级,也不可能再担任实职了。但黄保勤居然调到了黔南民族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担任党委书记,还是当了个副厅的实职。

  就在这时,一家媒体刊发一篇调查报道,披露了镇远血站向老百姓疯狂违规采血的情景。

  报道很快引起了省委书记石宗源的重视。石书记在一份文件上当即批示:“……省纪委、省检察院要以事实为根据,以**律为准绳,依**严处陈登富一案。案结后,要媒体曝光,给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交代。以便严防‘血耗子’发劳动人民的血财。”

  这里的陈登富就是镇远县血站站长。

  省委书记的批示,很快送到了省检察院。

  同时,省检察院反贪局也收到了对黄保勤的****材料。有人****他的老婆**70万入股陈登富在贵阳开办的“焱祥房地产”。

  于是,省检察院反贪局同时出击。一方面由省院反贪局自行调查黄保勤的家庭财产情况;另一方面采取异地交叉办案方式,将陈登富涉嫌挪用****一案交由石阡县检察院初查。

  之后,省检察院的3位检察官在贵阳**溪、民院及各家银行一一展开调查。很快,检察官发现黄保勤夫妇(女儿在北京读大学)在贵阳共有4套住房。其中一套是在贵阳市内的“中天星园”买的豪华住房,170平米,价值七八十万。

  此外,以他老婆王质莹和他女儿的名字为户头的银行存款有130多万。这些存款全是在黄保勤当上书记后的2003年至2005年期间存入银行的。加上他老婆投资入股“焱祥房地产”的70万,黄保勤在这3年内至少有200多万(后一审**院认定为95万余元)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。

  但是,怎样查清楚黄保勤在任县委书记期间这来源不明的巨款呢?

  此时,石阡县检察院已经初步查明,陈登富涉嫌挪用镇远血站2100万元资金在贵阳开办“焱祥房地产”。

  2006年7月15日,石阡县检察院突然对陈登富实施抓捕。

  没想到初次突审,陈登富很快就交代,他前前后后送了黄保勤的老婆王质莹十余万****,目的是为了感谢黄保勤在血站改**上帮的大忙。

  随即,石阡县检察院请示省检察院后,迅速将王质莹传唤至石阡。王质莹也很快交代了她收受陈登富人民**13万的事实。

  事情的发展似乎非常顺利。但是,接下来检察机关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  3

  四面八方刮起“十级风**”

  在镇远,人们都说,镇远“最有权的人”是黄保勤,“最有钱的人”则是血站站长陈登富。

  当专案组深入镇远调查时,所到之处,一问到黄保勤和陈登富的事,回答一律都是“不知道”。要查阅有关材料?“没有!”

  而黄保勤虽然不在镇远任职,但三天两头出现在离镇远县城不远的一个叫做青溪的地方,与他过去提拔的一些****吃饭喝酒。意即告诉人们,他黄保勤没事。果然,他那张大网便展示出威力来,使得人们不敢向检察院反映情况。

  于是,省检察院请求省纪委对黄保勤采取必要的措施。

  就在这时,一连串的问题接踵而来。

  首先,在看守所里的陈登富、王质莹突然翻供,并称之前遭到检察院刑讯逼供。陈登富说他根本就没有送黄保勤的钱,王质莹也说她从来没收陈的一分钱。

  接着是上级组织不断收到控告信,说省检察院和石阡县检察院违**办案乱抓人,把一个对****有出色贡献的民营企业家当作挪用****罪办理,随意闯入人大代表的住宅乱搜查……

  一份份状纸告到省里,告到北京,告到中央。最高人民检察院收到控告后,也限期要求省检察院对陈登富一案务必认真查明汇报。

  一时间,就好像四面八方刮起了十级风**。检察官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  怎么办?明知他们有罪,却被反咬了一口。省检察院反贪局及时调整侦查思路,决定不再调查陈登富是否送钱给黄保勤,而是重点追查镇远血站究竟是国有还是陈登富个人的私营?也就是说,陈登富是否构成了挪用?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